您的位置:首页  »  国中女教师的公然露出2 作者应相和

前文:viewthread.php?tid=9127024&page=1#pid95524352 字数:3065 (二)耻辱 正当徐老师又想动作时…… 「好了啦,吵架也别太超过。」有一位中年妇女走上前说。 「对啊,弄成这样也不好,旁边还有学生在看。」有几位民众也走上前附和 着。 「来,把衣服穿上。」 有人把被扔在一旁的衣服捡起来,递给莹雯。 原本以为这下得救了,没想到徐老师却又摆出庄重温和的笑容,对那群民众 说:「抱歉,我想你们好像有点误会了。我们不是在吵架。我跟她都是学校的老 师。刚才我看见这位沈老师,在运动时穿着十分暴露不合适,弄的也在运动的学 生没办法专心……」 「……身为教师,无论是什么时候服装都要得体才行,所以我是以前辈的身 份教导她这个道理……」 「……你们看,她运动的服几乎是透明的,还穿着这么小件的内裤,感觉就 是想去勾引男人不是吗?你们之中也有人有小孩,应该不想看见自己孩子的老师 这么不检点吧?」 「……喔~原来是这样。」 那群民众起初只看见事情的后半段,听了徐老师的话便纷纷点头,望向莹雯 的目光也不再是同情,而是鄙视。 甚至有些男性也开始用贪婪的目光扫视莹雯的身体。 原本要递给莹雯衣服的那位妇女,听了之后也又把衣服扔到一边、用不屑的 语气说:「啧,原来是个贱女人。」 「骚货!」 「身材好就可以穿成这样吗?」 「不知羞耻!」 一旁三姑六婆们也七嘴八舌的斥责。 「……不,不是……」 莹雯看见在场所有人都开始对她指指点点,只能无力的一手遮胸、一手挡下 体,身体因恐惧而颤抖。 「还遮什么遮!?刚刚不是露的很开心吗?」 看见莹雯试图遮掩,有个壮硕的男子走上前直接抓住她的双手、高举过头, 还顺势抓了一下她的左边乳房。 「呀!」 面对突如其来的动作,莹雯还来不及反应,两粒乳房就又展露在一群民众面 前。 那男人就抓着她的双手,硬是把她从地上拉起来,像在展示商品似的推着她 走到每一个围观民众面前。 「贱货!」 一个老婆婆对她吐口水。 「很爱露嘛?暴露狂。」 一个长相斯文的男子毫不客气,双手抓着莹雯乳房粗暴的揉捏,手指还不时 抠向早已变硬的粉红色奶头。 「是想用这对胸部勾引谁?无耻!」 那斯文男子嘴上不停咒骂,但眼中尽是毫无遮掩的性欲。 望着自己的乳房在他手掌下不停变形,莹雯也只能发出「嗯……啊……不要 ……」的娇喘。 好在那斯文男还算有点理智,最后只狠狠打了她的胸部一下当作收尾。 但莹雯的恶梦并未就此结束,被拖着走到每个民众面前时,吐口水、扯头 发、甩巴掌、打屁股……样样都来。 最后是一个拄着柺杖的老头子,看见莹雯下身还穿着丁字裤,就说:「我看 你这件也不用穿了啦!」 眼中满是色意的他伸手想把那内裤拽下来。 莹雯双手被后面的壮汉抓住,只能夹紧双腿、扭动腰枝试着抵抗。 因为莹雯的抵抗,加上老头的力量也不够,他们就这样僵持不下。 后面的壮汉见了,改用单手扣住莹雯,另一手抓住丁字裤的裤头,「啪!」 的一声,丁字裤被强劲的力道扯断、飘落在地,乌黑的阴毛和湿润的鲍鱼就这么 暴露在一群陌生人的眼中。 「呜……呜……」 全身上下仅存一双名牌跑鞋,被剥的赤条条示众的莹雯,无助的低声啜泣, 双颊、乳房跟屁股还有被打过的红印。 「得给这个骚货一点惩罚才行。」 「对!要惩罚这个不检点的老师!」 「……」 莹雯神智恍惚,茫然看着那群民众热烈讨论对她的惩罚。 后方的壮汉还趁着没人注意,不时捏着她的乳房和臀部。 莹雯甚至可以感觉到一个炙热坚硬的隆起,顶在她股间上下摩擦。 而莹雯经过刚刚的羞辱,已经放弃抵抗,任凭那壮汉乱来、粗重的吐息吹打 着莹雯的后颈。 因为是乡下地区,最近的警察局也在好几公里外,当地民众早就习惯私下解 决所有纠纷,甚至偶有动用私刑的情况。 而徐老师只是带着计谋得逞的微笑,冷眼旁观。 众人七嘴八舌讨论了老半天,还是没有结论,最后纷纷看着刚刚想扯下莹雯 内裤的老头:「平爷,您看这该怎么办比较好?」 「还是由平叔您来定夺吧!」 「说句话吧,平叔!我们都听您老的!」 …… 看来在这保守的乡间,还是年纪大的说话有份量。 而目前在场最年长的老头—平叔,眼见大家都在等他裁决,就盯着莹雯、捻 着鬍子「嗯……」的思考着。 不着一缕,整齐的阴毛与披散的黑发衬托出雪白的肌肤、一同被晚霞抹上娇 丽的橙红,身上的汗水淫水在光线照射下闪闪发光,纤纤一握的水蛇腰因挣扎而 不停扭动……此时的莹雯如同散发光芒的女神,但双腿之间逸出的水珠、和乳房 被抓捏拍打留下的红印,让她丝毫没有神圣的庄严感,反倒像是在每个好色男人 的春梦中出现的放浪女性。 平叔假装在思考,但双眼却不断奸淫着眼前赤裸的女神。 看着莹雯不停闪躲他的视线,试着掩盖早已被十几个人看光的胴体,反倒使 周遭男性增添不少欲望,平叔心中也是欲火难耐:『干你娘的小浪蹄子,摆明是 想让男人肏死你……』要是早个五年十年,平叔早就下令所有男人操死她了,但 …… 『……肏!就这支没用的屌,现在除了放尿啥都不能!』没错,即使美人当 前,他的肉棒依然是「永垂不朽」的状态,让他只能怨叹心还不服老,身体却已 经老了。 「……我说沈老师啊,您大概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吧?这事儿理应是要报警、 顺便通报学校的……」 听平叔这么一说,莹雯全身又起了鸡皮疙瘩。 不过他话锋一转,「……但我想,做人嘛,总是要留点情面。况且沈老师为 人师表,这事传出去总是不好听。」 「当然做错事惩罚还是要的,不过惩罚后这事就此做罢。在场所有人就当没 这回事,包括徐老师和那些学生们。明白吗?」 民众和学生们在平叔扫视下,纷纷点头称是。 徐老师本来还想说点什么的,但看平叔辈份高,话欲出口又收了回去、跟着 点头。 「……说是惩罚嘛,其实或许说是满足沈老师您的欲望比较好?」 「「「什么意思?」」」 平叔的话让众人摸不着头绪。 「世间万事万物都有因果。你们大夥想想,没有人会自愿想当个淫邪的人。 沈老师这么做,肯定是因为先前内心深处种下了恶种,使她一直渴望这么 做。这样的想法一直累积,就跟毒素一样,就在今天爆发了。」 「说来其实沈老师也挺可怜的。我们不应该只想着要惩罚她,而是要帮她解 决这个问题。大夥平时烧香拜佛,口念慈悲,现在可以帮助有苦难的人,和乐而 不为?」 平叔一番看似慈悲为怀又有道理的话,让信仰虔诚的民众点头称是。 「那平叔您说说,这该怎么帮助她呢?」 「因为我们不是苍天、也不是高僧,没办法渡化她的恶种。唯有顺应她的想 法,让恶有宣泄的管道,才不会又发生这种事。……」 「所以沈老师您就安心把心中的恶念宣泄出来吧!刚好大夥都在场,能看着 沈老师您不出事。要是之后您自个儿出来做这种事,如果被不肖之徒看见,难保 不会出乱子啊!」 「……?」 莹雯还搞不清楚发生什么事,就被壮汉拿衣服绑住手腕。 现在莹雯的双手被强制背在脑后,无法动弹。 「这是怕恶种爆发,让你做出伤害自己和别人的事。」 平叔摆出一副寓意深远的样子。 「……咦!?」 莹雯过了一会儿才明白,平叔是要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裸跑! 「另外,这些孩子们……」 平叔视线转向站在莹雯后方的那群学生。 「……虽然是你们老师不对在先,但对自己老师起生理反应,根本是禽兽的 行为!对你们的就是惩罚了!把衣服跟内裤都脱了!」 「「「呃!?」」」 那些男同学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话。 「老师都没穿衣服了,哪有学生还穿着衣服的道理?给我脱!」 面对平叔的气势,再看见一旁满身肌肉的壮汉,男同学们很没种的三两下就 脱的精光。 操场上除了一位裸女外,顿时多了好几位裸男,长短不一的阴茎们都雄赳赳 的挺立着。不知情的人看见,还以为这是要拍轮奸的三级片呢! 「好,现在你们就这样跟着沈老师一起跑步!这跟沈老师的不一样,你们的 跑步是惩罚!开始!」平叔以不容置疑的语气下令。 上移